古道遗珍之五:信善桥之“信”与“善”的传承
2020-07-29 上午 11:29   来源:南粤古驿道网,采编自“考古大家谈”   
分享

  信善桥

  在乳城镇巍峨的大东山西麓,春雾缭绕,溪水潺潺。古时土名“罗子坑”,今名“庙湾村”的地方,一架质朴的石拱桥横跨于奔流不息的山溪之上,名为“信善桥”。该桥建于清道光十八年(1838年),朝向50°。单拱形结构,由大小不一的红砂岩石块砌成,并用石灰混合糯米浆平整。桥面长6.5米,宽1.8米。信善桥位于大富桥至掌牛坪村古道的终点处,东北约2.1公里为岭溪村委,西北约250米为庙湾村。西北约200米为青塘祠。887乡道的终点在其西北约240米处。周围地势东南高,西北低。东、南两面靠山,西、北两面为平地。周围多农田,植被主要是杂草、灌木和荆棘。桥底有一条山溪自东南向西北流淌。

1

信善桥

 

  信善桥碑

  桥的西南角竖立着一块“信善桥碑”,立于清道光十八年(1838年),面朝西方。碑体长方形,宽45厘米,长52厘米。字迹尚且清晰,主要记载信善桥的修建缘由。

2

信善桥碑

 

  信善桥碑碑文释读

  从来余庆之有,必推积善之家。夫善何以积?惟信,乃实意相继,而日积耳。憾吾三弟应达,其为人也,信善。当生前在土名“罗子坑”口许是桥。本欲急为鸠工举事,奈其时力不能胜兼之。不得O专,因是稍缓。无何修短有数,深惜不禄,弗及生前适观厥成焉。然其言出必行,务期是桥之必建,亦可谓诚心信善者矣。慨自世不古,反爱财之念,重好善之念。叹其或悭而不施,施而或宏。口许心违,过而遂忘。生且游移不矣,何问其身后之鉴哉?余三弟则有不类于是者。丙申秋,病日沉重,知难保全。时向予以此事再三咐托,代为办妥,而心始安。推其意,盖不欲食言而负初心耳。予用是请匠新创拱桥,用沙灰砌结,以图久耐。刻不为其萃,而为其朴;不求其巧,而求其甚坚。朴且坚,自可历久而不朽。因为之锡佳名,曰“信善桥”矣。又与吾三弟之为人有适相合也。已是为序。

胞兄郡庠生萧桂林撰,并书。

桥主妻邱氏,男萧兆熊、萧兆荣。

造匠楚南彭安携并刻字。

道光十八年,岁次戊戌,仲春吉旦立。

(“O”为不可释读字,笔者注)

3

信善桥碑拓片

 

  古人的善与信

  何为“善”者?吉也,良也。其义甚多,此处当取“善良”、“善心”之义。《周易》有云:“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孟子曰:“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者也。故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曾子亦曰:“人而好善,福虽未至,祸其远矣。”。明代一代大儒方孝孺更是说:“交善人者道德成,存善心者家里宁,为善事者子孙兴。”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是也。萧应达其人心怀善念,悯其乡人平日渡水之艰难,当日于溪边口许建桥,因病早逝,虽未能生践其诺,然其临故前,将此事托付于胞兄萧桂林,其兄亦守诺,倾举家之力,将桥建成。所谓“言必行、行必果”,古人之“信”见耳。

  造桥的资费

  当年新建一座石拱桥所需花费几何,以至于数年难成?此桥碑记中并未明言。但在同县大桥镇的栗木岗村的栗木岗溪边有一块“重修利涉”碑(作者亦做了拓片和释读,但此处就无需将全文列出了),其上详细的记载了道光二十三年重建栗木岗溪石拱桥的捐款人名和金额。两桥规模、年代相若,可作参考。

4

作者调查期间进行拓片

  栗木岗溪桥的捐款总额是白银36两3钱,银元56元,铜钱40300文。清代惇亲王府六品官员穆齐贤所书的《闲窗录梦》中以日记的形式详细的记载了自道光八年至十五年,穆齐贤一家以及其亲友的日常生活,真实地反映了道光年间京城的物价水平,可作参考。书中记载了四次将俸银换作铜钱,每次的兑换比例皆不相同,取距栗木岗溪桥年代最近的一次作为参考,“道光十年二月初一:俸银三十两六钱,每两价二千六百六十文……”;同时记载了九次将俸米卖钱的价格,同样取最相近的一次,“道光十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将余俸米十四石二斗五升改成八品官之九石五升,每石价二千三百文……”。由于银价和米价都是由官府定价的,此处姑且不论书中的银价是京钱还是制钱,亦暂且不管京城与岭南之间米价的差别,用作一般性的参考,还是较为合理的。据此换算,栗木岗溪桥共募捐了约244109文钱(银元1元作价银七钱二分),折成米约为106石。而据清康熙二十六年版《乳源县志》记载,乳源县知县在康熙年间的年收入是俸薪银四十五两,折成米约为52石。也就是说在当年建造一座石拱桥大约需要1名知县两年的收入方可,期间还得一大家子人(真正的一大家子十数人,而非三五人)不吃、不喝、不用。更毋论底层普通的民众,稍微富裕的家庭举家之力恐怕也得十来年才能凑出如此数量的钱粮,绝非易事。

5

对信善桥进行测量

 

  信善之赞

赞曰:萧应达、萧桂林举二人之力,或冀虽身没而桥成,或恐所诺而未竟,弟、兄相继,终成善举;二萧乡贤,居鄙野之远, 心怀乡梓;意存信善,仅成小桥,然弟、兄之义,高山仰止;至善至信,历百年而不朽,经千载而长今也;个中初心, 吾辈敬仰,精神永续!

 

  (原文刊登于“考古大家谈”,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吴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