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石先师文丛(35):《穆木天诗文集》摘选
2020-07-30 上午 11:22   作者:穆木天   
分享

  按语:穆木天(1900-1971),中国现代诗人、翻译家、象征派诗人的代表人物。1918年毕业于南开中学。1921年参加创造社,是创造社的发起人之一,并以象征主义的诗歌和理论成名。曾赴日本留学,1926年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回国曾任中山大学、吉林省立大学教授。1931年在上海参加左联,负责左联诗歌组工作,并参与成立中国诗歌会,后历任桂林师范学院、同济大学教授,暨南大学、复旦大学兼职教授,东北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抗战时期,他随中山大学从云南迁至广东粤北坪石,任教中山大学师范学院。195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旅心》(1927)、《流亡者之歌》(1937)、《新的旅途》(1942)等。

  本文摘录自蔡清富、穆立立著、1985年时代文艺出版社的《穆木天诗文集》,记录了1941年穆木天在粤北坪石有感而发的《北江岸上的歌者》《寄慧》,以飨读者。

1

图为穆木天(左四)与左联的同志在一起。

2

图为《穆木天诗文集》。

 

北江岸上的歌者

  为什么他们弹奏得那么悲凄!

  是不是为要使没有家乡的人流涕!

  为什么他们老是在那里弹唱,

  一点儿都不感到倦意!

 

  三年来帝国主义的铁蹄,

  使得多少人奔走流离。

  黎明和薄暮中,这江上的烟雾呀,

  可曾引起他们的无言的乡思!

 

  帝国主义的残酷的火焰,

  使多少人从极北流浪到极南;

  想不到这北江岸上的小镇市,

  也有了这些流浪歌者的足迹!

 

  一曲未完又是一曲,

  好象他们要唱破他们的心事;

  为的求到一碗饭,

  他们的心是永远很不到安息!

 

  一曲未完又是一曲,

  他们的声音是越来越悲凄;

  是不是他们要唱出家乡的风和月,

  和那纵横奔驰的帝国主义的铁蹄!

 

  也许如同有人想起塞外的白雪,

  他们想到了洞庭湖上的芳草萋萋!

  也许他们已经忘掉自己的家乡,

  忍心地都不去想自己的父母兄弟!

 

  在这荒凉的北江岸上,

  他们从清晨弹唱到夜半。

  是悲哀的泪还是愤恨的火呀!

  为什么他们弹唱得那么悲凄!

 

一九四〇年十月十四日,坪石

 

寄慧

  多少话,

  不知从哪里说起!

  如同朝雾罩笼着这北江,

  我心里是罩笼着忧郁!

 

  那一天,

  怀着一颗飘泊的心,

  我离开了你们,

  在黄昏中,

  在苍茫的月色里,

  我离开了你,

  离开了立立。

  在朦胧的后半夜,

  我别了桂林,

  在又一个朦胧的后半夜,

  我到了坪石。

 

  那一天,

  微风吹荡中,

  我走上小溪的板桥,

  对着一个远去的黑影呀,

  你们现在

  是不是还怀着多少记忆!

 

  现在我好象不知道,

  是受着运命的支配,

  还是为的工作?

  多少的任务是要我们担负呀!

  在我们的祖国里,

  是有作不完的工作。

  为什么怀着一颗战斗的心,

  同时又感着忧郁和飘泊!

  在月夜里,

  我渡过了琥珀色的湘江;

  湘江的水真是美丽!

  我想着这一道水流过你的家乡,

  如同松花江流在我的乡里。

  我想到它流过岳麓山,

  我想到岳麓山的云和月,

  我想到它又流到泂庭湖,

  又流到扬子江里,

  我想到湘江的古老的传说,

  我也想到祖国的现在和过去。

  我是多么兴奋和战栗呀!

  在湘南的山野中呀,

  烟雾,迷茫地,笼罩着

  这里的美丽的天地。

 

  坪石是美丽的,

  美丽的北江岸上的一条美丽的土地,

  从黄昏到清晨,

  北江上是堆集着浓的烟雾。

  白天,一带晴江,

  两岸是依然苍绿。

  可是,自然的美丽是有什么用,

  如果是祖国没得到解放和自由!

  这里的无限的美景呀,

  是使我感到乡愁,

  是使我生起无限的回忆!

 

  在这大庾岭的巅顶上,

  我对窗户,

  望着那苍翠的树林和荒山,

  我也想到你,

  在那小楼上边,

  对着桂林的山野和田地。

  对着那美丽的自然呀,

  你是不是也感到哀愁呢?

  祖国没有得到解放和自由,

  对着美丽的自然,

  我永远是感不到欢喜和安慰!

 

  那一天,

  在谁也看不见谁脸面的黄昏里,

  我离开了你们,

  离开了你和立立,

  我怀着一颗飘泊的心,

  我也怀着热烈的战斗的意志,

  “努力工作呀!再见!”

  我听见你是那样地说。

  为了祖国的新文艺的建设,

  我们已被注定了要用尽最后的一滴血。

  现在你已经开始写作了。

  可是现在我一边怀着热望,

  为什么一边却感忧郁?

 

  如同朝雾罩笼着北江上,

  忧郁笼罩在我的心里。

  但是,如同太阳撕破江山的浓雾一样,

  我要用愤怒的战斗的烈火,

  烧破我的忧郁。

  慧!请你叫立立大喊一声吧:

  “爸爸!给我多吃一碗饭,

  “我一个人也要打日本鬼子去!”

 

一九四〇年十一月十五日坪石

 

  (注:以上图片来源自网络,由南粤古驿道网补充。)

  (本文由阿瑞推荐,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彭剑波 杨澍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