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石先师文丛(36):芜军、野曼的诗文摘选
2020-07-31 上午 11:22   作者:芜军、野曼   
分享

  按语:芜军,原名方健鹏,又名方仿、转园等。广东省潮汕人,生年未详,毕业于中山大学文学院。学生时代开始创作。广州沦陷后曾到河源县,在当地开展抗日救亡活动。1943年在坪石编《诗站》,同年到广西柳州西江师范学校教书。1944年5月某日,在桂林城郊的一条小江里游泳,不幸溺死。作品多发表于《中国诗坛》、《诗站》等刊物上,数量不少,并曾自编诗集一册,但未及出版,同时也是著名抗战歌曲《杜鹃花》的词作者。

  野曼,广东蕉岭人,1946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1939年起与蒲风主编《中国诗坛岭东刊》;1943年与芜军一起创办诗刊《诗站》;198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短笛》(1942)、《爱的潜流》(1982),散文集《妻爱》(1984年),诗论集《诗,美的使者》(1991)等。

  本文摘录自《南国诗潮:<中国诗坛>诗选》、《野曼诗选》,记录了两位诗人早期创作的几首诗歌,以飨读者。

1

图为诗人芜军。

2

图为《南国诗潮:<中国诗坛>诗选》。

3

图为诗人野曼。

4

图为野曼散文集《妻爱》。

 

  以下内容摘录自南国诗潮——《中国诗坛》诗选:

遥望

  你

  那里

  是秀丽的山家。

  最末的梅雨,

  带走了杜鹃的啼叫;

  正是荔枝红熟的时候。

  艳红的太阳

  吻着肥绿的草尖;

  迷离的五月风

  有妖荡的情感,

  带着果子的清香,

  从寂寞的山林,

  扑向开花的豆棚,

  田野卷上蓝色的轻浪。

  那里

  是瑰壮的海畔。

  辽阔的烟水,

  渔帆摇着晓色,

  飘散

  月夜的沙滩上,

  贝壳闪着金亮的眼;

  水浪吹拍着岩岸。

  向远处,

  少女的船歌,

  在幽波上放荡。

  呵,

  你是在山与水底

  绿色与绿色之间。

  我爱你哟,

  那里

  一串甜蜜的日子,

  一朵绿色的梦。

  可是,

  幻灭了。

  今天,我

  流亡在异乡的江边。

  孤寂的征影

  竚立岸上,

  还望天蓝的远方;

  那里,你

  正备受凄绝的苦难。

  敌人的炮火哟,

  烧焦了

  你往日丰润的胸脯;

  你的眼睛

  失去了明媚的光泽。

  不是美丽的季节了,

  田野已长满乱草,

  果林披满了荒凉。

  五月风带来的

  是浓黑的烟硝。

  沙滩上,

  血染红了贝壳;

  船歌哑了;

  水波上飘荡的

  是饥饿的啜泣与呼喊!

  呵,遥望你,

  我有仇恨的火焰万丈。

  我欲归去!

  仍然,我爱你那——

  巍峨的山峦,

  暗光的岩洞,

  浪花喷溅的海滨……

  做只野狼,海燕,鹰……

  生活在那儿,同敌人搏斗!

  我爱将我的鲜血哟,

  洒向你——

  美丽的土壤!

  在你那削瘦了的胸膛上,

  新建起自由的天堂。

  遥望你,

  我珍惜着昔日的梦。

  请伸出你的巨臂来吧,

  我要将流亡的孤影,

  投向你烽火的红光!

  我要祖国独立呵,

  我不让你沦亡!

 

  我们沿着乌蓝色的江水

  我们沿着乌蓝色的江水

  走向战斗的远方……

  我们的床榻

  是一片广阔的江野

  那茸密密的堤草

  给我们铺上一层轻软的绿褥

  树根是我们的枕头

  江风和水露

  长夜披盖着我们的躯体

  我们的鼾声

  和江水一起鸣响….

 

  第二天

  过江的喧闹的鸟群

  叫醒我们浮浪的残梦

  黎明用无声的喇叭

  吹出满天的光芒

  我们告别了一夜的欢恋

  又开始走过竹桥、夹道、崖谷……

  用粗壮的歌声

  答谢光明的召唤

  每一个最轻的脚步

  也要渗杂着苦难的血汁

  饥饿和疲倦

  吮去了我们肌肉的润红

  然而,我们眼睛的火

  越燃越猛烈

  越燃越红亮

  我们是不辞劳苦的呵

  带着激动的热情

  带着泛滥的理想

  我们追求太阳底骄傲

  风的自由和豪放

 

  再一个黄昏来临

  我们满肩披星花

  又投宿在这旷寞的江边

  听江水长夜的叫响

  一声声野鸣落寞的苦喊

  我们又用酣醉的鼾声

  去等待第二个明天

 

  我们沿着乌蓝色的江水

  走向战斗的远方……

 

  以下内容摘录自《野曼诗选》:

啊啊,美丽的山野

——给同我在一起跳跳蹦蹦的许稚人、李山…

 

  爱花的孩子

  大地冬眠的日子

  山野披着枯黄的头发睡了….

 

  一个从山野出来的猎者说

  山野就将醒了!

  然而,此刻它正在做着

  繁花绿草的梦

  红襟雀拍动着火红翅膀的梦

  还有溪流呼啦地歌唱的梦啊……

 

  今天,太阳出来了

  我们一群少男少女

  坐着太阳的金车向山野驰来……

 

  山野用繁花绿草说话

  山野用溪流鸟语说话

  山野用朝露柔风说话

  来呵,来呵!

  爱花的孩子

  到山野来吧

  你们心中有花

  花朵是你们的

  你们心中有绿叶

  绿叶是你们的

 

  来呵,来呵,爱花的孩子

  今天来到了纤尘不染的山野里

  心就要像鲜花绿叶般纯粹

  不要被昨日的悲痛摧毁

 

  难忘的故事

  不!不?美丽的山野

  我们有许多悲愤的故事

  但是我们的口被封住了

  而且封锁了我们的笔

  我们曾经不止一次地

  为惨死的同志吞声饮泪

 

  那是一对对瑰丽的蝴蝶

  在蝙蝠出洞的时候被黑蜘蛛捉去

  而且一个个被绑起来

  用铁丝串着滴血的手心

  然后被逼躺在通红的铁板上面

  活活地折磨至死.……

  唉,难道我们能忘记这些故事

  这些仇恨的故事啊

  能把一切绿色的山野烧毁

  

  高扬火焰的花朵

  我们是快乐的

  我们在山野里唱着

  画眉是这样唱的

  我们在丛林里跳来跳去

  小松鼠是这样跳的

 

  看,开花的山野是多么放荡

  它不单用草叶和春风传情

  不单用火红的花朵打扮它的青春

  它还借鸟雀的歌

  向美丽的春天招引……

 

  而我们这群少男少女呢

  却是用闪亮的眼睛传情的

  用火焰一般的心来打扮青春的

  而且以春情勃发的诗

  催促爱的归期……

 

  那么,我年轻的兄弟姊妹

  现在,让我们把山野装进怀里

  而且带着火焰一般的花朵回去

  我们要在一切阴暗的地方

  高举火焰的旗子!

  呵,呵,绿色的山野啊!

  呵,呵,开花的山野啊!

  ——1942年4月于粤北铁岭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由南粤古驿道网补入。)

  (本文由阿瑞推荐,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吴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