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石先师文丛(37):冯沅君诗作
2020-08-01 上午 11:37   作者:冯沅君   
分享

  按语:1932年10月,冯沅君和陆侃如合作的第二部著作《中国文学史简编》出版。1932年底,冯沅君、陆侃如抵达巴黎,入巴黎大学学习。1935年秋,冯沅君和陆侃如双双获得文学博士学位,随即经莫斯科回国。1935年底,冯沅君和陆侃如回到北平,陆侃如任燕京大学中文系主任,冯沅君应聘到天津河北女子师范学院任教。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年底,冯沅君、陆侃如离开北平南下到安徽的安庆,任安徽大学教授。1937年11月,陆侃如开始写作《中古文学系年》。1937年,冯沅君、陆侃如合作完成学术著作《南戏拾遗》。1938年2月底,陆侃如和冯沅君随安徽大学到汉口,执教武汉大学中文系。1938年3月1日,“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在汉口成立,老舍、丁玲、郭沫若、茅盾、陆侃如等45人为理事,周扬等15人为候补理事。1939年春,陆侃如和冯沅君离开武汉大学,继续南下,到达广东和湖南交界的坪石镇。陆侃如受聘中山大学师范学院教务主任兼中文系主任。1942年6月,冯沅君和陆侃如离开中山大学师范学院,到达流亡四川省三台县的东北大学,陆侃如任文学院中文系主任,冯沅君任中文系教授。1945年1月6日,受老舍先生委托,“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川北分会在四川三台成立,500名人参加。陆侃如为川北分会主席,赵纪彬和冯沅君为川北分会副主席,云址设在三台东门内陈家巷。

  本文摘录自《冯沅君创作译文集》,以飨读者。

1

1950年代中期陆侃如、冯沅君在家中书房。

 

浣衣

浣衣秋江水,

水清鉴毛发;

波底漾群峰,

鱣鲔栖岩穴。

日华江上至,

金光倏明灭;

风帆乱沙沤,

出没长天末。

昔人苦悲秋,

清秋自可悦;

会次乘夜来,

涤荡星若月。

 

黄昏

荒忽精魂散,

支离骸骨存;

还家空有梦[1],

对客欲无言[2]。

冬暖鸟声沸,

酒酣人语暄[3]。

迟迟红日下,

灯火报黄昏。

 

得书

全生五岭上,

瘴疠不相怜。

饮药还如许,

得书欲霍然。

风涛漠渤恶,

战伐豆萁前[4]。

滇海经年别,

又逄岁暮天。

 

掩扉

畸零甘寂寞,

朝夕掩荆扉。

日上寒窗暖,

薪穷炉火微。

鞭声知犊过,

鸟哢羡禽飞。

丧乱兼愁病,

陵人已合围。

 

涧水

涧水尔何恨,

奔流午夜时;

萧萧惊急雨,

切切竞哀丝。

勇迈更谁惜,

清明祗自知;

辛勤终到海,

会看起蛟螭。

 

黄垆
(闻酒肆狂饮也)

黄垆人未散,

村鼓一更更;

年少须行乐,

山居岂避兵。

欢声逼耳剧,

火炬隔窗明;

涨海应回首,

楼船纵以横[5]。

 

昔昔

村僻断人行,

夜寒霜气清;

涧声偏聒耳,

饥鼠屡窥檠。

泰否天难问,

疮痍乱未平;

谁能蛮岭上,

昔昔数残更。

 

病起

木落冬深日,

带移病起时;

败蕉犹卧水[6],

丛竹半成篱。

社散村人醉[7],

田空野雀饥;

苍茫暮霭里,

寒雨湿游丝。

 

趁墟

岁暮趁墟行,

江流霜后清;

野航依岸泊,

新筑破岩成。

断霭添山色,

冲飙乱涧声;

猎人不惮远,

林樾逐黄麋[8]。

 

香岛

香岛屏南纪,

豪家安乐窝;

霓裳引薤露,

天界逼修罗。

粮绝黄金贱[9],

潮喧鬼语多[10]。

名园客更访,

荆棘应成窠[11]。

 

再题

南极綮华尽,

巷衢万骨撑。

孤军知有死,

西海援无兵。

封豕终谁剪,

胡星正自明。

泪泉枯已久,

一恸为苍生[12]。

  岁暮苦疟,病榻读杜诗一通,并得右诗中前八章。三十年除夕沅君记。

 

病中得家书感赋

积思发梦寐,

梦境凄以恻。

乡县白云外,

长途忧患逼。

扬舱上漓江,

斗滩波汹涛。

崩崖欹杂柎,

霜戟刺天碧。

途穷涉潇湘,

九嶷苍翠积。

江流阆水清,

朝旭丽锦石。

伯氏羁长沙,

邂逅歧路侧。

执手两无言,

悲喜填胸臆,

复值餐霞人,

清言霏珠玉。

飘泊干戈际,

哀吟荡魂魄。

婵媛髫龀侣,

十载幽明隔。

仿佛入我梦,

间关同仗策。

叠障横前路,

白日忽西匿。

披莱得乌道,

夤缘陟绝壁。

蝮蛇蟠草根,

饥虎伺岩隙。

铁鸟破空来,

欻忽烟尘黑。

全生荆棘丛,

依稀天地坼。

心折顾周遭。

尸骸纷狼藉。

山麓逄大江,

浩瀚绝舟2

投掷惊涛中,

幸免蛟龙得。

行行至故里,

里人不我识。

踟蹰衢路间,

翚飞觅故宅。

中室拜阿母,

衰白异畴昔。

丧乱喜儿归,

张皇出脯腊。

卧我旧时床,

征尘亲拂拭。

五七年间事,

一语三叹息。

清平宁无日,

我衰行就木。

中男征戎去,

草木厌兵革。

连岁更饥馑,

茕独沟中瘠。

百金籴斗栗,

无人不菜色。

夜梦幻曳云,

聚散讵易测?

酸泪在缊袍,

苦语靡肝膈。

邻床眠正酣,

病肌烈焰炙。

待且听晨鸡,

东方不肯白[13]。

 

惆怅词

(壬午年七月)

今日催君去,

昨日留君住。

欲识离人心,

残月明高树。

欢言蕴苦齐,

三日一梦寐,

灼灼当户星,

弦弦经天泪[14]。

俯仰思今昔,

寸心百忧会。

行矣复何言,

努力自宽大。

后期安可论,

带甲满天地。

但得抱柱心,

不辞常憔悴。

 

听鹃

(粤北作)

崷崪火云绚半天,

艰难人世上泷船。

年来谙得烦冤味,

日日江头听杜鹃。

 

夜起

残月城头画角哀,

无眠人独起徘徊。

夜气蛮烟同莽莽,

一绳霜雁破空来。

 

当户

当户枯桑解报秋,

晨昏入耳衹飕飕。

久拼茹尽人天苦,

不听西风也白头。

 

减字木兰花

(记梦)

  惊鸿缥缈,还似当年仪态好。一饷温柔,风雨红楼梦不留。

  灯残花坠,晓角寒鸡声四起。往事休论,解道空言也是思[15]。

 

鹧鸪天

(管埠秋晚用胡光炜先生韵)

  欲坠秋阳黯不骄,云峰历乱水迢迢。原知身世同萧瑟,如此江山太寂寥。

  怀故国,感萍飘。枫林落叶晚潇潇。胜游直似前生事,梦踏杨花过石桥。

 

生查子

(林中晚坐)

  朱霞红欲然,落叶声如雨。摊卷坐霜林,山外斜阳暮。

  明月记西园,春水思南浦。弹泪诉秋风,秋也辞人去。

 

 

  注释:

  [1]病中感梦,有诗纪之。

  [2]病中恶闻人声。

  [3]所居近酒肆。

  [4]闻太平洋战争。

  [5]香港已被围矣。

  [6]邻人斫燕树置水中。

  [7]时居民赛 秋社。

  [8]归途遇猎人。

  [9]居民所食悉仰给他处。

  [10]变起未五日, 死者已以万计。

  [11]1932年赴欧曹 游山巅公园。

  [12]乔港陷居民死难长四十万人。

  [13]杂屋韵字盖本杜诗。

  [14]“辉辉当户星,辉辉星近楼”杜甫句。

  [15]“空言亦是玉人思,分明曾许试瑞痕。”清词人王时翔句也。

 

  (本文由阿瑞推荐,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熊灿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