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化温泉往事(七) 刘慧娴回忆兄长建设温泉的过程
2022-05-20 下午 02:46   来源:曾耀登   
分享

  刘慧娴是刘沛泉妹妹,由于种种原因,一九六四年,她才由北方回到广东,重游阔别近三十年的从化温泉。因为她的哥哥刘沛泉是从化温泉最早的外来建设者,刘慧娴因此知道颇多关于从化温泉的往事,后来,她写下文章,告诉大家鲜为人知的的事情。下面摘录部分文字(有删减),以飨读者。

1

2

3

4

图为《广州文史资料》选辑第二十六辑资料。

  去年春节前,我有机会去从化温泉过了三天宁静的生活,旧地重游,在河东宾馆的第五、第六号楼附近,见到立着镌有“温泉”二字的石碑,不禁忆起温泉创建和先兄刘沛泉的往事。

  建设温泉风景区的决心是下了,但是千头万绪,三几个不是当权的知识份子,从何着手?起初寄希望于“南霸天”陈济棠的支持,曾经托人辗转陈词,结果碰了钉子。吸取教训,思想较现实一些,决心立足于自力更生,争取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支持,逐步建设。那时,陈大年的学生李务滋是从化县长,三人同去请他协助。开始李表示为难,后来被说服了,答应合作。

  促进会成立不久,我第一次随刘沛泉前往温泉。那时公路只修到牛步迳,下车后转乘当地当时唯一的交通工具“山篼”(又叫滑竿)才到达流溪河东岸的“玉壶溪馆”。该馆是一座四面走廊、中央升高半公尺的三间日本式房子,是竹木结构,茅草盖顶,墙身竹织批荡的大棚,每个房间可挤住十多人。宽阔的走廊摆着不少坐卧两用的竹床及竹椅,供游客观景和休息。馆中备有几十套被褥竹拐杖及草帽,供游人借用(这里曾有过一个晚上招待了因大雨冲坏公路而归不得广州的一百五十个游客临时留宿的最高纪录)。

10

图为1930年代照片之玉壶溪馆。 

11

图为1930年代照片之玉壶溪馆正面。

  玉壶溪馆后边建有小棚,内设白磁砖砌成的三个温泉浴池,可供数人同时浸浴。又在附近另一个温泉眼旁,建有排列着四个浴室的砖瓦木结构平房一间,供游人入浴。这些简朴的建筑物都集中在现今宾馆河东接待室附近。那时建筑物外是荒凉原野,杂草丛生,蛇鼠出没,疟蚊很多,游人要持杖而行。曾有一个工作人员患疟疾丧生。但困难没有把开荒者吓住。

6

图为1930年代照片之二里亭。

  一九三四年底,政府修筑路经从化的公路刚好筑到温泉区附近,交通方便了,开荒者每周末都必带一批亲友来游。中外官员,每到广州也以一游温泉为快。当时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巡视”广东省时,亦曾住在温泉。

  在各方面的赞助下,促进会有了一些经费,便逐段逐块收购温泉区乡民的土地(包括房屋及荔枝树等)。请准从化县政府征拨山岗平地,雇工开路填坑,建设过程十分艰苦,没有机械施工,仅靠人力。然而有社会上热心人士的支持,如勷勤工学院部份师生,到来实习测量,顶风浴雨,爬山涉水,起了一定作用。

  建设的同时,广植树木,使之成林成景,在有竹处添插成竹林,称为“竹庄”(今竹庄区)。河西北上,有大松岗(参天的古松比今疗养区的松树要大)。在附近增植松树成松林(今松园区),松竹之外,在河中小岛种植梅花(称为梅岛)。并在附近岸上至村前亦多种梅树(今梅村区)。温泉区的“松、竹、梅岁寒三友”,是经过创业者们苦心经营培植的。

  在今之碧波桥,河东的桥头附近,原建有河边小亭,沿河北上至靠东岸的大沙滩上,原来有一排温泉眼,故名为“热沙”。游人既可游泳戏水,又可在热沙埋藏鸡蛋,泳罢蛋熟,就地而食,别有风味。在岸边筑有大石砌成的宽阔埗头,因原计划要置游艇,埗头是为游艇客人上落之用。这个四十多年前砌成的石埗头,至今尚完整保存。

5

图为1930年代照片之温泉河东。

   梁培基首先在河西的竹庄区建一间日本式的房屋,名“溪滨一屋”,随后,柯道医生建屋叫“柯树山房”,万国扶轮会及德商施乃德也筑有别墅,广州颐养园亦在松园建“颐养园疗养分院”,由梁尚博任驻院医生。现尚留有“天医处”的大石是该院遗迹。梁培基还捐资在河西溪边筑有砖瓦结构的凉亭(今滴翠亭)。

   陈大年在河东区温泉大圆池南边筑了一平房,以当地产的鹅卵石砌墙。陈酷爱收藏古玉,曾在广州举行“陈大年个人藏玉展览会”。他饶有深意地把这所乡间小筑起名“如玉轩”,以示爱玉又爱温泉之意。

   李务滋曾在河东区今桥头附近,设有冰室及浴室。

7

图为1930年代照片之温泉池。

8

图为1930年代照片之温泉浴室。

9

图为1930年代照片之戏水。

  刘沛泉罄其家财,在发现第一个温泉眼处附近建房,为了纪念他坐飞机发现瀑布和说明他半生从事航空事业,因而精心设计筑成飞机形状的小楼一间(机仓机翼及机尾俱全,即今宾馆河东六号楼)。主人认为人生若梦,故称为“若梦庐”。

  温泉初具规模,各界人士纷纷辟地建房,如郑道实(解放后是省文史馆馆员,一九五七年在广州干部疗养所病故)、区芳浦、利铭泽、刘纪文、胡木兰及熊克武等人分别在河东、河西建了房屋,肖松琴筑有“兰园”,后送给其母校培正的校友会使用;梁孝郁的“己酉山房”、冯渭仿的“萱荫园”也是初期的建筑物;广州女青年会亦建有房屋为其会友游览休息之所;广州明远中学校长陈伯华,把该校迁到温泉东北的东圃来。刘沛泉夫人王素贞是沪江大学教育系毕业的,她在温泉区内,办了一所小学。

  到了这个时候,原来拒不支持开发温泉的陈济棠也来分享别人所创的成果了。陈济棠之兄陈维周出面,看过风水,二陈分别择地在河东靠山处兴建了宫殿式的黄琉璃瓦盖顶、绿瓦镶边的富丽堂皇的别墅(陈济棠的别墅即今河东十一号楼),当时广东省政府和广州市政府都在大园池旁边建筑了房子。

  到了一九三七年,随着游客增多,商业投资接踵而来,温泉饭店、温泉商店、温泉建筑公司、从化土产公司、旅行社及旅店等陆续兴建经营。广州白宫酒店经理黄剑锋也在此建造一所别具风格的“竹屋”为旅店,全部墙、窗、上盖与室内设施都以茅竹(当地土特产)为材料,很是雅致。

  前后五年时间,温泉已开发成为名胜区。本来促进会的计划要开办矿泉水厂,修筑大桥以及利用大瀑布水力发电等,由于抗日战争爆发,敌机轰炸广州而停下来。

 

  作者简介:

  曾耀登,南粤古驿道网读者,从化地名文化研究会创会会长。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南粤古驿道网,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熊灿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