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宜乐县委皈塘区委寨头岭支部旧址——狮子岩
2022-09-23 上午 10:21   作者:欧伦彬   
分享

  狮子岩位于坪石镇皈塘村委会寨头岭村约1公里的大型岩洞内,原为“狮子仙”庙。庙里有一阴刻《福有所归》石碑,碑文内容为:“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此地为狮子仙,左右崇山峻岭,上下茂林修竹,诚为千古之仙境也。然此处谁知其何,自悟乎!盖余等先祖李达,灵自皈塘,卜居寨头岭,一心斋戒,终身不饮酒,不茹荤,历传三世如故。朝夕思维,无处敬酬神灵,因建狮子仙,以为时代斋堹,讨延至此。今经堂墙宇不无废颓之虞,念昔无人创立维护,余小子敢不守成于后?于是各户议捐,凑少成多,邀匠补台,将废者修之,坠者厽之,承前人之志,可继而列神之座可受矣。是为序。”中间为捐款者芳名及金额。落款时间为“道光十五年岁次孟秋月上浣吉旦立”。据此可知,此庙重修于1835年,始建时间失考。石岩长47.5米,宽16米,高5米,面积约350平方米。有三道泥砖砌筑的主门(前门、中门、后门),墙三面,房屋7间。偏门石屋内有一舂米木踏碓,一石臼,中门石屋有一神龛,上面绘有精美装饰,木板画有麒麟等图案。2018年发现该岩洞时,拾得鸟铳一支,子弹1颗,匕首一把,铜钱5枚,分别铸有“康熙通宝”“乾隆通宝”“嘉庆通宝”“咸丰通宝”“库平广钱”字样。另有锣鼓、碟子、陶罐、老花镜、油灯、竹篮等。

1

图为石屋内的踏碓和石臼。(欧伦彬 摄)

2

图为游击队员使用过的的生活用具。(李翱翔 摄)

  据《谷子元纪念文集》(湖南人民出版社)记载,1932年春,为了便于领导乐昌、宜章地区的武装革命斗争,湘南特委决定打破县界,成立了“中共宜(章)乐(昌)县委员会”,县委机关先后设在黄圃司、桃坪等地。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大规模“围剿”,1933年1月,县委机关秘密设在坪石皈塘寨头岭狮子岩,驻扎于此秘密从事革命活动。县委书记为谷子元,张才仔、廖求秀、谭京文、杨绍绩、肖超、邓丁贵为县委委员。宜乐县委管辖的范围有梅花特区、黄圃区委、皈塘区委。梅花特区下面有坪石支部、大坪杨家支部。皈塘区委有四个支部,分别为寨头岭支部(支书:李会德)、坳丘支部(支书:李金才,党员:李水生、李继学、邱辉珍、肖英、李有英)、京口支部(支书:李青青,党员:李培成、李柏取、谭爱珠)、杉树窝支部(支书:李万林)。与此同时,组建了一支二十几人的小型游击队,队长为邓丁贵,希望用这支小型武装来保卫这一地区党团组织的安全。他们先后奇袭国民党坪石警卫队田头中队、破杨村反动武装和镇压了桃坪天子地的反革命分子。

3

图为狮子岩一角。(欧伦彬 摄)

  1934年11月底,红军长征经过乐昌、宜章后,这支游击队被派去宜章县城附近一带活动,他们住在岐岭山脚下一个保长家里,因麻痹大意,被宜章            来的敌人袭击了,队长邓丁贵、谷安细等17人牺牲,只有一个人突围出来。紧接着,国民党反动派大肆进行清乡扫荡,湘南特委机关被破坏,宜乐县委也遭受严重破坏。

  1935年8月,谷子元、李林、林长春、贺畔朵等人聚集散落在乐昌境内的20多位同志,在上坪赖家的一名共产党员家里开会,重建“中共湘粤边工委”,谷子元任工委书记,贺畔朵任组织委员,余稼生任宣传委员,林长春、肖良略为委员。肖良略牺牲后,李林替补为委员。工委机关先后设在皈塘寨头岭和大源泗公坑木炭窑。边工委的主要工作任务是:一、联系失散人员,收集枪支,发展壮大党组织和游击队的力量;二、开展统战工作和肃反斗争,首先捕杀叛徒,三、开辟新区;四、积极设法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

  直至1938年3月,湘粤边游击队接到下山改编为新四军,北上抗日的通知后,游击队员才离开了狮子岩等地。

  从1929年-1938年近10年的革命岁月里,中共乐昌县委、乐(昌)乳(源)、宜(章)边工委、宜乐县委、湘粤边工委和湘粤边赤色游击大队曾在狮子岩和寨头岭村等地秘密从事地下革命活动,使这里成为了一片红色的热土。

  2020年2月,狮子岩被乐昌市人民政府公布为乐昌市不可移动文物。

 

  作者简介

  欧伦彬,乐昌市博物馆馆长。出版了诗集《踏梦而去》和文艺作品选集《艺苑情愫》。主编了乐昌10多本书籍和刊物。系广东省作家协会、广东省戏剧家协会会员,乐昌市第八届、第九届政协委员、乐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韶关市散文诗协会副会长。先后被评(聘)为韶关市韶文化研究员、韶关市文艺带头人、韶关市“育鹰”工程人才培养对象、乐昌市首届“敬业奉献”好人、乐昌市第七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广东省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工作“敬业奉献”文物工作者和广东省宣传文化能人。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南粤古驿道网,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熊灿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