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粤古驿道的商贾文化:韶关会馆(中)
2022-09-21 下午 03:00   作者:黄玉美   
分享

  (五)习俗是会馆形成的内需能量 

  据《礼记·王制》载:“凡居民材,必因天地寒暖燥湿,广谷大川异制。民生其间者异俗。刚柔、轻重、迟速异齐,五味异和,器械异制,衣服异宜。修其教,不易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

  习俗是人性的构成部分,有效界定人的行为区域和导向。“其俗诚陋,然旧多珍怪”的韶关,据明嘉靖《韶州府志》载:“曲江土俗重耕稼,少商贾,习尚简朴,不事纷华,山谷之民至今有老死不见官府者,大抵土旷民稀,流移杂处。”而清康熙《曲江县志》引《图经》载:“……(曲江)商不富,贾不巨,工不良,技不巧。……曲江路当孔道,土瘠民贫,地无高山大川可产货物,民自耕种而外,亦无他营。”

  因受生态环境制约,韶关乡民初衷不好营商,不具备形成会馆的原始土壤。据汉桓宽《盐铁论·未通》载:“筑城者,先厚其基而求其高;畜民者,先厚其业而后求其赡。”会馆应建立在有较成熟的商业基础上,成熟的经商行为基于较成熟的经商习俗。倍受周边商业气息的熏陶,韶关经商习俗日渐浓厚。据《礼记·曲礼上》载:“入竟而问禁,入国而问俗,入门而问讳。”

  习俗是当地民风的核心内容,润蘊于民间各个层面。据清宣统《曲江乡土志》载,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前曲江经济以工业与农业大半还未分开,仅榨油业出现部分分工。随着时局的变化,当地人受“文藉虽满腹,不如一囊钱”;“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意识的影响,发生了“农夫税多长辛苦,弃业长为贩宝翁”的蜕变,部分聪明的农民便洗脚上田,从事手工业或任职运输脚夫,以运输业、贩盐业和典当业为大宗;前者基本由广府人操纵,主要从事南货北运或收购曲江菇类、油类、碳、红瓜子、生麸、菜麸、樟树、杂柴、锑矿,运往省城、佛山等地,“以盐、当、票号为最大。”从梅岭下北江抵广州的货物有丝绸、茶叶等,韶关商业职能日趋显著,巩固了会馆存在的人脉环境。

1

2

  (六)广府人是会馆文化的中坚力量

  在广州成为海上丝绸之路最重要窗口之际,广府文化如海浪般向外扩张,猛烈“拍打”粤北山区,“寻根”韶关是重要渠道,广府文化出现了“回流”潮。孔子曰:“不通于论者难于言治,道不同者不相与谋。”

  志同道合的同乡商贾是会馆存在的感情动力,以广府人为主的外商是推动韶关会馆发展的最积极因素。以珠江三角洲为核心的居民,祖藉多与韶关有割裂不开的关系。如据《新会乡土志》载:“邑城尚书何坊族……因宋南渡,徙南雄。”据南海《聂氏家谱》载:“振乐翁随守南渡,莅任南雄始兴令。”据《梁氏族谱序》载:“宋南渡时,中原多故,有祖讳熙学者……流寓韶州南华寺,继迁南雄保昌沙水里珠玑巷。”据《新会乡土志》载:“宋初,有容纱者为南雄保昌令,因留居南雄珠玑里……山冈梁族,入粤始祖……宋大观中,……由山东郓州入广东,居始兴郡……迁南雄珠玑里。”据《吕氏迁徙广东纪》载:“始迁广东一世祖仲卿,其父从简,来自河东,于宋雍熙甲申调官南雄别驾……复迁于南雄凌江沙水居焉。”据新会苹岗《宋氏族谱序》载:“孝宗时随其父莅任广东保昌县署,……爰卜筑珠玑巷……”据汝南第冈《周氏大宗全谱序》载:“凤冈翁妣娶管氏……就南雄郡珠玑巷……”据番禺古坝《韩氏族谱序》载:“……番禺古坝之韩,……因家南雄珠玑巷……”据鹤园《冼氏家谱》载:“我房其先徙居南雄珠玑巷,即宋保昌县。……”据高明《程氏族谱源流叙》载:“未几,金人入寇河南,程氏之子孙避乱四出……寓居珠玑巷。”据顺德《黎氏族谱》载:“赵宋南渡时,徙保昌珠玑巷。”据石头《霍氏族谱序》载:“……云靖康时避狄难,于广之南雄珠玑巷,或曰,秦时徙中国民五十万填实南粤,我祖从徙,遂世为南雄人……”据《陈氏英翁族谱》载:“……元符元年正月初五日,珠玑巷寓签名九十七人,共三十三姓,罗贵为首。”据《开平乡志》载:“谭碧陈族……由福建迁南雄(狮子罗村),……至广东南雄始兴县,遂家居焉。……塘浪扬族,其先世元通由江西吉水县仕于南雄家焉……海心胡族,其先扶摇始居南雄珠玑巷……北潭梁族……宋大观中由山东郓州入广东始兴郡……潭边园谢族……其先景温宋元祐间徙居广东南雄。”据《郑氏司农谱序》载:“……至五十六世郑侠……于神宗熙宁元年,次子荣茂迁居广东南雄府保昌县沙水村。”据中山左起埗头《孙氏族谱序》载:“……而衍于南雄府珠玑巷聚族而居,讵料咸淳年间,因胡妃之难,各姓夜窜潜处,我祖常德不得已,越东莞而住沙头。”据《香山县志》载:“涌边曾族……六十一传先世季青,因避乱徙居保昌县珠玑巷。……永厚蔡氏……传至七世祖积厚恒兆,迁居广东南雄州。麻子陈放,始祖贵卿,原籍南雄珠玑巷……邓族,始祖文裕,其先南雄珠玑巷人……申明亭乡杨族,始祖伟准,原籍南雄珠玑巷……龙头怀侯放,始祖裔轩,原籍南雄珠玑巷……”据文楼《吴氏始祖开基实录》载:“先居南雄七世,以宋咸淳年间自珠玑里至广州城。”据南海《鹤园陈氏族谱》载:“张世隆,……原南雄宝昌人……。”据台山上川房《甘氏族谱序》载:“吾祖则迁居南雄,家传世居南雄珠玑巷,盖有以也。”据《司徙氏族谱》载:“我司徙氏,祖居南雄珠玑……。”据《粤东简氏大同谱》载:“吾宗各谱有由南雄来者,以其时南雄有春妃逃至,于是珠玑巷人虑祸及,故相率而迁……”据《胡氏族谱》载:“我祖胡氏先世始于浙江绍兴府山阴县兴贤坊学前街……降职岭南肇庆府高明尉,后皆召回京复职,行至梅岭寇乱,固不果行,是以侨居于保昌沙水……。”据南海《苏氏族谱》载:“时宋末民避兵燹,亦由珠玑巷南迁。”等。据有关资料记载,从明永乐十年(1412)至万历十年(1582),经南雄南迁的移民达13098户,464519人。据《岭南文化地理》载:“现今珠江三角洲各县居民,以及他们的族谱、家谱常说自己远祖来自南雄珠玑巷,实际上这些移民仅取道珠玑巷南下而已。”黄慈博在《珠玑巷民族南迁记》中称,从保昌沙水珠玑南迁广州诸县的氏族167个。这些珠江三角洲的广大居民,多返韶寻根经商,甚至重返故里,恰如给当地商业发展插上双翼,是成立会馆的中坚力量。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云南人陈徽称,路经韶州发现,“曲江城中居肆者强半广州人。”据清乾隆十八年(1753)《保昌县志》载:“市肆贸易,率多广郡江闽之旅。”据《重建乳源广州会馆碑》载:“……其地瘠民贫,商贾之往来懋迁者楚南江右,而外则惟我广属居多焉。”

  (七)街市是商贾的存在环境,会馆的温床  

  据汉桓宽《盐铁论·通有第三》载:“……故物丰者民衍,宅近市者家富。”物阜是交易不辍的源泉,商贾存在的母体,形成会馆的推进剂。据《五杂俎说》载:“领南之市谓之虚,言满时少,虚时多也。……山东人谓之集。”而南朝《南越志》载:“越之市为圩,多在村场,先期召集各商或歌舞以来之,荆南岭表皆然。”会馆是集市的育婴。“群峰环野立,三水抱城流”的韶关,集市源渊长,分布范围广,是古代重要商埠,较著名古街市有乐昌坪石街、乳源北岸上街和南岸洲街、南雄“梅关九街”、乌迳街、曲江白沙阴阳街、始兴太平墟、沈所墟、顿岗墟、马子垇墟(四大墟场)、清化风下墟、隘子墟、黄沙墟,溯源罗坝墟、跃溪陈江墟,塘角上古录墟等,它们是当地商贸心脏,人气旺盛,孵化会馆的温床。

  

  二. 韶关会馆概况

韶关主要会馆概况表

3

4

5

6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黄玉美,韶关人,韶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作家。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南粤古驿道网,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周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