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千里作品:梅关古道楹联几则
2022-06-17 下午 03:06   来源:南粤古驿道网,采编自“善良说大余企鹅号”   
分享

1

  位于大余梅岭的梅关和古驿道,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梅岭居五岭之首,形胜甚多,在历经沧桑的千年古驿道旁,原有关楼、界亭、望梅阁、半山亭、接岭桥、驿站、折梅亭等古迹。这些古迹的柱壁上,往往题有不少的楹联。

2

3

  梅岭地势险要,扼赣粤两省咽喉。梅关地处梅岭山巅,耸立于梅岭之分水界上,有“一脚跨两省”之说。梅关始建于宋嘉祐八年(1063年),观存的残关关楼是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重修的。据清光绪元年《南安府志补正》:“梅关 嘉祐中立”,“跻于岭巅 界江广之交 石壁对峙”。

  在关楼城门上,南北方都有石匾。靠北是江西一侧,石匾阴刻“南粤雄关”四个大字,无落款。关楼旁边竖有一块刻有“梅岭”两个刚劲有力大字的赭红石碑,据说是清康熙年间而立。

  关楼南面是广东一侧,城门上石匾刋刻的是明万历年间南雄知府蒋杰书的“岭南第一关”五个大字。城门两侧则有光绪癸未年闽汀李化题的对联,曰:梅止行人渴,关防暴客来。

  此嵌字联运用了三国时期曹操望梅止渴的典故,又和梅岭北面具有屯兵场所的特点相呼应,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概。

4

  传说此联作者李化奉父命从福建长汀带着仆人和货物去广东韶州其父朋友处学做生意。那天早上经过梅岭时行人稀少,到了岭南一山坳,被从山上下来的强人抢走了货物。幸亏强人未搜身,使藏在身上的一些盘缠未被抢走。到了目的地,李父的朋友对李化主仆在路上的遭遇很是同情,安排他们在店里做事,手把手的教李化识货、调货、待客、算账等做生意的经验。两年后,李化学成欲归,其从韶州采购了一批当地特产带回福建。由于货物多,价值大,他一路十分小心。乘船到浈江码头,他打听到梅岭一带仍有强人出没,就花钱请了几名军士陪同押送货物,平安通过梅关,到了南安府。在南安府逗留时,李化游览了牡丹亭,观看了横浦桥上店铺林立的繁华景象。他回到客栈,回想自己往返韶州两次经过梅关时的遭遇,提笔写下了“梅止行人渴,关防暴客来”的对联,然后委托客栈老板将对联转交府衙的官员,言下之意是希望当地官方加强对梅岭驿道的防盗工作。后来,有好事者将李化写的这幅对联题写在梅关关楼城门上,以告诚南来北往的商旅,警示后人。

5

  在梅关关楼旁边,原有一界亭,亭柱上有两联:

  (一)过来共饮虔南水,归去咸携岭北云。

  (二)不必定有梅花,聊以志将军姓氏;从此可通粤海,愿无忘宰相风流。

  梅岭素有“一岭分南北”之说:岭南为广东省南雄县,岭北为江西省大余县,上得梅关即可“一脚跨两省”。在唐朝,大庾(今大余)属虔州(今赣州)管辖,因而上联说明了梅岭的地理位置及高大险峻(上得梅关可“携云”)。

  下联则隐喻了梅鋗和张九龄两位与梅岭及古驿道有关的人物。梅岭原先称台岭,秦始皇并吞六国时,越王后裔梅鋗曾戍守台岭,鼎力相助而功高封侯,后来百姓为怀念他而将台岭改称为梅岭。张九龄,广东韶州曲江人氏,为唐开元盛世之名相,曾在开元四年(716年)奉诏开凿“大庾岭路”(即梅岭古驿道),使其成为赣粤的主要通道。

6

大余钨都广场“大余古韵图”梅鋗雕像。

7

大余钨都广场“大余古韵图”张九龄雕像。

  人们为了铭记张九龄凿山开道的伟大功绩,在岭上还修筑了挂角寺。寺大门两侧的对联,也与张九龄、梅鋗有关:挂角何时,偶为岭上主人,犹想象千秋风度;举头欲问,可许山中置我,试管领万树梅花。

  在梅岭北麓半山腰,有块立于清同治年间的赭红石碑,上刻“重来梅国”四个斗大的字。清同治三年(1864年)和同治四年(1865年),清军祥字营管带刘胜祥曾两次领兵到大庾(今大余)与太平军作战。太平军退走后,南安知府黄鸣珂、大庾知县陈荫昌等官员陪同刘胜祥游览梅岭,回府后设宴招待。酒至半酣,不可一世的刘胜祥写下了“重来梅国”四个大字。为讨好刘胜祥,知府在梅岭北麓立下了这块石碑,以示纪念。

8

  在立“重来梅国”石碑的同时,他们还为石碑题了一联:山经文献开凿,以前却无闻者;碑写武功报最,而后今在新人。

  上联的“文献”即指张九龄,是他奉旨开凿了梅岭古驿道,在他之前,梅岭上仅有崎岖小道沟通赣粤两省,没有谁开凿过便于行军作战、商贾流通的大道。下联则是吹捧刘胜祥等清军将领,在太平军多次转战大庾(大余),数次占领县城,紧接着又被清军所镇压的“武功”。

9

  在梅关南麓有座半山亭,亭子里有块汉白玉石碑,碑文是(清)宋湘 撰写的150字“劝世长联”:今日之东,明日之西,青山叠叠,绿水悠悠,走不尽楚峡秦关,填不满心潭欲壑,力兮项羽,智兮曹操,乌江赤壁空烦恼!忙什么?请君静坐片时,把寸心想后思前,得安闲处且安闲,莫教春秋佳日过;

  这条路来,那条路去,风尘仆仆,驿站迢迢,带不去白璧黄金,留不住朱颜皓齿,富若石崇,贵若杨素,绿珠红拂终成梦!恨怎的?劝汝解下数文,沽一壶猜三度四,遇畅饮时须畅饮,最难风雨故人来。

10

11

  宋湘(1756—1856),广东嘉应(今梅州)人,清嘉庆四年(1799)进士,获点翰林,官至湖北督粮道,诗、书、画皆精,嘉庆帝称其为“岭南第一才子”。新中国成立后,宋湘被评为“梅州八贤”之一,梅州大会堂立有其铜像。

  据传说,嘉庆十年(1805)宋湘由广东赴京城到翰林院任职,走到梅关古驿道,在驿站旁边的一茶亭下马歇息时,见南来北往的商贾、过客,行色匆匆,络绎不绝,触景生情,油然而生万千感慨。来到驿站后,在驿站墙壁上题写了这150字的“劝世长联”,道尽世间百态,人生无常,劝谕世人“莫教春秋佳日过”,感慨“最难风雨故人来”。

12

  这则长联,符合古道边风雨亭的现实情景,且通俗易懂、朗朗上口,充满着人生的哲理,很快便传播开来,在赣、粤、闽等地的茶亭及寺庙都可见到,只不过文字略有不同。

  联中的典故除有霸王乌江自刎、曹操兵败赤壁大家熟知的故事外,还有“炫富界鼻祖”、西晋大臣石崇(249—300)在永康元年(300)赵王司马伦政变后,不肯将宠妾绿珠献给司马伦党羽孙秀而遭诛杀,夷灭三族;隋朝军事家、权臣杨素(544—606)身边的一位年方二八的佳丽乐伎红拂与李靖相约私奔的典故。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上联以项羽之实力、曹操之智谋,仍逃不过乌江自刎、赤壁惨败的结局,何况我等一介草民,还能有什么盼头?一问“忙什么”?看似消极,也是实情。下联先比石崇富可敌国,再比杨素尊贵显赫的身世,后以“绿珠红拂终成梦”作结,反问“恨怎的”?可见世事无常,在参透人生之后必幡然醒悟。

13

  在梅岭北麓,建有一云封寺。这云封寺也有二联:

  (一)山中藏古寺,门外尽劳人。

  (二)驿使暂停花下骑,寺门深掩岭头云。

14

  以上的几则关于梅关古驿道的楹联,在1990年版的《大余县志》中均有收录。

15

  在梅岭驿道开通后,使拔地千仞,危崖百丈的梅岭山隘成为一条“坦坦而方五轨,阗阗而走四通”的官方驿道。从此驿道“商贾如云,货物如雨,万足践履,冬无寒土”(明.桑悦 《重修岭路记》)。为方便南来北往的官员和商旅,官府还在驿道沿途修建有驿站。驿馆庭院深深,屋宇整洁,大门两边也有联,曰:梅开十里,薰醉岭南岭北人;诗传千古,吟唱关内关外客。

  由于梅岭南北气候迥异,“十月先开岭上梅”,同一株梅树也有“南枝花落,北枝始开”之奇观。每当入冬霜降,梅花盛开,多彩多姿,漫山遍野暗香浮动,清香扑鼻,沁人肺腑。历代南来北往的迁客骚人,莫不触景生情,吟诗作赋,刻石题碑。宋咸淳年间,南安知军于山麓驿馆亲书“梅花国”匾额,故大庾(大余)有“梅国”之称。“庾岭红梅”是南安府十景之最,大余知县薛梦梅曾有诗:梅花称国久名扬,庾岭偏多压众芳;朱颜尚带三分白,一路行来十里香。

  古人以梅关为中原与“南蛮”划分之关隘。无论是被流放“南蛮”,或被朝庭召回的官员,在经过梅关时,都不免会在这里停留,借赋诗吟梅而发思古之悠情,述不遇之怨绪。现抄录《大余县志》中收录的几首关于梅岭古诗于下:

题大庾岭北驿

(唐) 宋之问

阳月南飞雁,传闻此地回。

我行殊未已,何日复归来?

江静潮初落,林昏瘴不开。

明朝望乡处,愁见陇头梅。

 

赠岭上老人

(宋) 苏 轼

梅骨霜髯心已灰,

青松十丈手亲栽。

问翁大庾岭头住,

曾见南迁几个回?

 

梅岭题知事手卷

(元)聂古柏

黄金台上客,

大庾岭头春。

如是无诗句,

梅花也笑人。

 

庾岭红梅

(明)刘 节

庾岭初放一枝红,

玉骨何人夺化工。

淡著绛桃浓著杏,

春光散在万花中。

 

度大庾岭

(清)朱彝尊

雄关直上岭云孤,

驿路梅花岁月徂。

丞相祠堂虚寂寞,

越王城关总荒芜。

自来北至无鸿雁,

从此南飞有鹧鸪。

乡国不堪重伫望,

乱山落日满长途。

 

  楹联既通俗,又高雅;既简单,又复杂;既纯粹,又丰富,是中国最独特的一种文字形式。当代学者白启寰有联云:对非小道,情真意切,可讽可歌,媲美诗词、曲赋、文章,恰似明珠映宝玉;联本大观,源远流长,亦庄亦趣,增辉堂室、山川、人物,犹如老树灿新花。

16

  最近,在大余旅投微信公众号中见到大余文旅向全社会征集能彰显梅关景区历史渊源、文化内涵、地理特征、发展愿景的景区独特性文化元素的对联,以及对景区入口牌楼现已征集的三幅对联征集意见,以壮山门。衷心希望通过这次征集活动,能有更多的有关大余梅岭的优质楹联问世。

17

  注:据(清)王漠《大庾岭考》云:“按大庾岭凡有六名:一曰台岭,一曰梅岭,一曰大庾岭,一曰塞上,一曰连溪山,一曰东峤山。”另据《越绝书》曰:“越王子孙姓梅氏,秦并六国,越王踰零陵往南海,越人梅鋗从至台岭焉,而筑城浈水上,奉王居之,乡人因谓台岭为梅岭”。

 

  (原文刊登于“善良说大余企鹅号”,作者:施千里,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责任编辑:杨澍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