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觅神步村四座红色岩洞之旅
2022-08-25 下午 02:51   作者:黄玉美   
分享

  粤北是革命战争时期的重要战场,“坪石大捷”在中国革命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贡献。据《谷子元革命回忆录》与《谷子元纪念文集》记载,皈塘地区十五六个大小岩洞,湘粤边游击队员均曾宿营过,是重要的红色资源。

  建军节前夕,万里净碧,空闷气蒸,受深根兄之邀,携文兵老弟参与乐昌市坪石镇神步新护龙村,以马鞍山为载体,自北而南,湘粤边游击队员曾活动过的高岩洞-光岩洞-黑岩洞-川龙岩洞的探觅活动,接受了一次生动的红色之旅洗礼。

1

图为高岩。

  我们准点在村东南面会合后,由村书记李长旺撑旗引导,朝高岩洞攀升。作为活动首站的高岩,就外貌而论,只是当地一座极等闲的丹霞地貌山峰,总体如一块坐南朝北,竖立在辽水东畔的巨大盾牌,面对由五座小峰共对一座大峰,成“五子拜母”结构,以及二峰互吻成“双龙护村”格局的群峰荟聚区域。这种摆布受风力作用远甚于流水作用,因为它处于多雨的夏季风背风坡,而迎接着猛烈的冬季风。因前方受“五子拜母”峰丛的阻挡,风力有所减缓,加之风向与弧面岩层不同部分的交角不同,产生明显的侵蚀差异:弧面中间与风向的交角比两侧大,岩层单位面积承受的风冲击力比两侧大,侵蚀程度明显比两侧强,岩层变形也较明显。

2

3

  与其他岩块一样,高岩由几乎水平的若干岩层叠加成上、下层:下层略似“ㄥ”形凹面,弧面长约100米,高约30米,进深3米的新月形表面,厚薄不整的岩层构成千层饼式岩壁,又分出鲜明的上-中-下部分:上、下部分因水、热等外力作用条件比中间略强(上部分可接留水分,下部分能储蓄水分),风化层比中间厚,植物生长所需的土壤条件远比中间好,均被稠密的绿树覆盖;尤其是下部分,喜酸性的竹林生长极茂盛。上部分岩层呈弧面自上而下柔顺弯曲,与中间部分拼接,因受流水的差异性侵蚀,形成不规则竖形斑马线纹(偶见从岩隙渗出的流体,因氧化成铜绿色固化瀑布形地貌),即丹霞地貌标志性景观——晒布岩,极壮观。中间部分祼露肉色岩体,因长年受北风侵蚀(通常,风距地面1米左右高度的侵蚀力最大),内坳最严重,风化物往下脱落,成为下层部分土壤物质的主要来源;相对较硬的岩体,被风修饰如粗壮立柱列排,柱间因水横向侵蚀,掏挖成近1米高,相互串连的洞脉群体,形如动物的内脏微形溶洞,井然有序。造成这种外观悬殊的主因或许是因土层差异,而土层差异是因风化强度差异所致。下层部分较平坦,有明显的人类加工痕迹,如城墙式弯曲,接纳脱落的风化物,积水较多,土地较肥沃,植物生长较茂盛。高岩整体形成飘棚式造型,形如简易的毛胚房。据说,朱德某部队曾在此扎寨御敌,岩中央前沿仍存近4平方米的砖砌方灶台,残存零星砖墙。任何一个存在体系都由各存在要素构成,并通过各自的努力维持这一体系的正常运作,共同抵御外力的破坏,使之得以延续。

4

5

  随后,我们从下层西侧蛇行攀登,抓稳从上层垂下的一根手指大小的绳索,脚踏仅能镶入脚指的坎,摇晃着身子,颤巍巍钻入由巨大岩石砌,仅容3人并列出入的寨门,钻入被风严重掏空的洞穴。这是一个外观如天然雕堡的洞穴,有高屋建瓴气派,寨门、寨墙一建,有一夫当寨,万夫莫近之势。上层总体轮廓与下层酷似,因海拔比下层高,视野开阔,风的阻碍因素少,风力明显比下层强,侵蚀能力大,分明显的二层:上部分是常见的红砂岩,砾石密度大,色彩鲜艳;近地面高2米左右的岩层沙砾明显比上部细,泥质成分明显偏重,灰暗,水平风蚀作用极严重,形成丰富的高山洞穴地貌——罗马柱群、恐龙探头、蟾蜍试水、群帆出海、侏儒练功、金钟倒悬、天门洞开、巨蟒藏身、童子拜寿、仙脚悬空、藕断丝连、须弥座……难以穷尽,似乎想象力难以匹配形象种类。将身子嵌入穴内,里面深藏乾坤,被风掏掘出谜一般的洞窿,如挖去软体组织的巨兽骷髅,宽窄不等,引人入胜的缝隙,储藏着浓郁的恐怖信息,恰似钻入冰箱一相爽快,触摸潮润的岩壁,简直是一种天仙式的享受。风的塑造力量如此强大,令人叹服!

  据李建新介绍:大革命时期常有共产党地下组织和游击队到此开展革命活动,在洞内捡到过子弹壳,岩墙弹迹历历可数。寨门和几段寨墙是防御工事的实证。

6

  稍后,我们来到岩下泉井,用清冽的甘泉加深对高岩的印象。当问村民此井的年岁时,对方无比自豪地连声答道:“盘古开天地!盘古开天地!”我再度仰望外貌酷似双峰驼的神秘高岩,笑而不语,怡然追赶前往下一岩洞的队伍。

7

图为川龙岩。

  顶着腾腾闷热,我们继续沿村东南方向朝川龙岩洞进发。虽几天前请人修剪出简易道路,有惊人修复能力的大自然几乎使修路人前功尽弃,只得重寻路的蛛丝马迹,四顾张望,狐疑前行。我们用感觉作导航,深一脚,浅一步地往前移动。踏过一甸危机四伏的沼泽地,跳跃在用石块铺成的“……”形桥,穿越一方由简陋栅栏围笼的保护区,沿行于绿莹莹的涧谷,向仅存残垣的木冲村投于惋惜目光,与老坪石中学农场的残砖剩擦肩而去,涉行一道浓荫稠密的小溪,抚揉鲜碧清滑的苔藓,在岩绿草肥的池面掬水泼脸降温退暑,“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的感触油然而生。暑消精神爽,健步快如飞。接着,我们如加足油的越野车,继续沿被牛群踩踏得如浆糊一般稀烂的坑坳进发,刚抬头,发现眼前耸峙一堵天幕式的猩红岩墙,一股清爽的风从岩面倾泻,早已被热汗浸透的衣服顿时成了冰凉的布,令人心旷神怡。细看,原来岩体中央赫然显露一穴方形洞,如天灯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洞口被红砂岩砌,近2米高的墙垣拦阻,红砂岩砌阶梯通上下。刚登上洞内,无比爽快的清风如久违的故交,把我紧紧搂住,旁边几头肥壮油亮的黄牛见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的不正常表情,也用不正常的姿体语言向我们问好,并用独特的牛语和排泄物的奇臊臭强调它们的热情。

  我细心惦量这眼堪称“坪石上帝之门”的天生洞穴,岩体呈东北-西南弧状弯曲延伸近30米,高约10米,上下呈反“ㄥ”形内凹,由上、下二层构成,洞口居下层,立面略显梯形,外观如张大的鸭嘴形,长约10米,北洞口高6米,南洞口高5米(说明北面的侵蚀程度比南面强),堆积崩塌岩体远比北洞口丰富,进深5米,顶部岩层穹形,稳固,局部有松动风化壳。究其成因,或许是洞口与峡谷几乎成直角相交,视野辽阔,终年承受着来自西北方的峡谷风吹蚀,洞口部位单位面积受风力冲凿最大,经过持之以恒的凿蚀,由小洞变大洞,最终穿透岩体,且洞面积不断扩大,成为目前的“天窗”。两侧洞壁和洞顶的颜色新鲜,证明洞口仍在悄然拓宽。大自然的任何成品首先是受时、空二个维度控制,对构成物质的元素进行全面整治,接着是风、水等外力的全方位作用,生生息息,趋于无穷。

  深根兄说岩顶曾做过练兵场。我登顶观察,除了发现龟背形荒坪面外,几乎没有一丝与军事有关的痕迹。

  大自然的现象往往存在双重结果,对岩层而论,中间洞开,是开膛破肚之痛,无疑是巨大损失,对牛而言,则是天大的幸运,苍天赐给它们优质宫殿,是享天伦之乐的圣地。镶在岩隙的蜂箱,是岩尽其用的生动体现。

8

图为光岩洞。

9

图为黑岩洞。

  返程中,我们分别钻入黑岩和光岩洞。据李水高介绍:担任乐昌独立营的交通员李文清1922年参加革命工作,到处筹集粮食支持朱德部队,为工农革命军的先锋部队提供可靠宿地,借住在这四个岩洞一个多月。1928年1月底,朱德智取宜章后,一支工农革命军在这四岩洞里休整,2月1日凌晨分三路(一路从畔冲村旁的山路到塘口上游码头,二路从寨背村山路到塘口村下游,三路从大皮冲山路到连塘渡口),借用民船和货船渡河到坪石老街攻打许克祥部队。这四洞也是李光中、李家泉、李培臣、李有英等乐昌革命先烈,湘南特委书记王涛,宜乐县委书记谷子元,湘粤边红色游击大队大队长李林等躲避国民党反动派追捕的栖身地。村民保存下来的一把刺刀,一支土枪,几粒弹壳,是珍贵的革命遗物。

10

图为刺刀。

  已逾午时,我们“赴汤蹈火”地疾驰于蒸汽腾腾的狭沟窄径间,匆匆取道而归。“神步四岩洞”,因有革命史,赋予其更厚重的价值,是闪烁在西京古道沿线的独特红色岩洞。同行者称,这种天气至少流了二斤汗水,用二斤汗水的代价兑得一次历险式旅游,上了一堂火热的红色教育课。

 

二〇二二年七月

 

  作者简介:

  黄玉美,韶关人,韶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作家。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南粤古驿道网,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熊灿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