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热灌顶寻穿岩
2022-08-29 下午 03:01   作者:黄玉美   
分享

  七月流火,万物成熟,受生根兄之邀,携文兵老弟参与乐昌市坪石镇神步新护龙村的登岩活动。

  我们由村书记李长旺引导,顶着腾腾闷热,沿村东南方向朝穿岩方向探寻。虽几天前请人修剪出简易道路,有惊人修复能力的大自然几乎使修路人前功尽弃,只得重寻路的蛛丝马迹,四顾张望,狐疑前行。我们用感觉作导航,深一脚,浅一步地往前移动。踏过一甸危机四伏的沼泽地,跳跃在用石块铺成的“……”形桥,穿越一方由简陋栅栏围笼的保护区,沿行于绿莹莹的涧谷,向一处村遗址投于惋惜目光,从一所废弃的小学砖墙擦肩而去,涉行一道浓荫稠密的小溪,抚揉鲜碧清滑的苔藓,在岩绿草肥的池面掬水泼脸降温退暑,“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的感触油然而生。暑消精神爽,健步快如飞。

5

6

  接着,我们如加足油的越野车,继续沿被牛群踩踏得如浆糊一般稀烂的坑坳进发,刚抬头,发现眼前耸峙一堵天幕式的猩红岩墙,一股清爽的风从岩面倾泻,早已被热汗浸透的衣服顿时成了冰凉的布,令人心旷神怡。细看,原来岩体中央赫然显露一穴方形洞,如天灯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洞口被红砂岩砌,近2米高的墙垣拦阻,红砂岩砌阶梯通上下。刚登上洞内,无比爽快的清风如久违的故交,把我紧紧搂住,旁边几头肥壮油亮的黄牛见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的不正常表情,也用不正常的姿体语言向我们问好,并用独特的牛语和排泄物的奇臊臭强调它们的热情。

1

3

  我细心惦量这眼堪称“坪石上帝之门”的天生洞穴,岩体呈东北-西南弧状弯曲延伸近30米,高约10米,上下呈反“ㄥ”形内凹,由上、下二层构成,洞口居下层,立面略显梯形,外观如张大的鸭嘴形,长约10米,北洞口高6米,南洞口高5米(说明北面的侵蚀程度比南面强),堆积崩塌岩体远比北洞口丰富,进深5米,顶部岩层穹形,稳固,局部有松动风化壳。究其成因,或许是洞口与峡谷几乎成直角相交,视野辽阔,终年承受着来自西北方的峡谷风吹蚀,洞口部位单位面积受风力冲凿最大,经过持之以恒的凿蚀,由小洞变大洞,最终穿透岩体,且洞面积不断扩大,成为目前的“天窗”。两侧洞壁和洞顶的颜色新鲜,证明洞口仍在悄然拓宽。大自然的任何成品首先是受时、空二个维度控制,对构成物质的元素进行全面整治,接着是风、水等外力的全方位作用,生生息息,趋于无穷。

7

  生根兄说岩顶曾做过练兵场。我登顶观察,除了发现龟背形荒坪面外,几乎没有一丝与军事有关的痕迹。

4

2

  大自然的现象往往存在双重结果,对岩层而论,中间洞开,是开膛破肚之痛,无疑是巨大损失,对牛而言,则是天大的幸运,苍天赐给它们优质宫殿,是享天伦之乐的圣地。镶在岩隙的蜂箱,是岩尽其用的生动体现,至于岩寨是否发生过战事,待考。

  已逾午时,我们“赴汤蹈火”地疾驰于蒸汽腾腾的狭沟窄径间,匆匆取道而归。同行者称,这种天气至少流了二斤汗水,用二斤汗水的代价兑得一次历险式旅游,恐怕是低廉的人生历程。

 

二〇二二年七月

 

  作者简介:

  黄玉美,韶关人,韶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作家。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南粤古驿道网,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熊灿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