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南起义策源地——杨家寨村
2022-09-20 下午 03:56   作者:欧伦彬   
分享

  1927年12月,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与国民革命军滇军将领范石生商议后,结成统一战线,暂用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〇团的番号,隐蔽在范部休整,待机而动。朱德化名王楷,在范部任职。不久,蒋介石安插在范部的密探得知密告。蒋介石下令要范石生将朱德部队解除武装,将朱德解京正法。范石生立即把这一消息告知朱德,并赠朱德部队几万元现洋作为路费。1928年1月3日,朱德立即率部队以“野外演习”为名离开犁铺头,计划南下经始兴、南雄前往英德、清远一带发动农民暴动。但在曲江鸡笼圩发现敌十三军方鼎英部队开往南雄,决定先到乐昌、宜章山区。

1

图为杨氏宗祠。

  1月5日,在仁化农民自卫军和群众500多人的配合下,部队攻取仁化县城,救出农友50多人,缴获武器物资一批,尔后从董塘进入乐昌境内。在长来渡过武江,沿着王坪、大小洞古道,一路跋涉,终于抵达梅花大坪杨家寨。

  杨家寨地处乐昌、乳源、宜章三县交界之处,是当地周围远近闻名独一无二的单姓(杨姓)大村庄。大革命时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梅花人民积极拥护共产党的主张,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建立了农民武装,对国民党反动派高压统治和残酷剥削极为不满。1927年,大坪杨家寨村自卫团怒不可遏,打死了前来征收苛捐杂税、恶贯满盈的乳源县县长王攀桂和他手下的十多名卫队,为人民除了一大害。极大地震慑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四·一二”事变后,湘南农运领导人杨子达和乐昌农运骨干杨高林等都隐蔽在这里。当得知朱德部欲到达杨家寨时,杨子达与李二德事先串联村里族老杨梅、杨学钦、杨明照、杨献清、杨远泰、杨金鉴(三合)等十多人前去迎接。一时间,劈劈啪啪的鞭炮声响彻山谷,人们夹道欢迎部队进村。带领部队进村的李光中举起手来对大家说:“这是王团长带来的工农武装,是为穷人翻身的。”当时朱德改名王楷,时任团长,所以他只能这样说。

  在此驻扎期间,杨家寨人民杀了七八头猪热情接待部队,并安排他们住在白围楼、墩素斋(又名新书房,2019年列入广东省第九批文物保护单位)、三步斋、养正斋、仪香阁、文昌阁(2019年列入广东省第九批文物保护单位)、敏求堂等公屋房里。一日三餐则安排在杨氏宗祠(2019年列入广东省第九批文物保护单位)、白围楼、清白第等处用餐,司令部设在杨家寨贤官阁的文奎楼上。晚上,朱德、陈毅在杨家寨文奎楼上召开军事会议,研究决定今后的军事行动。参加会议的有王尔琢、蔡协民、胡少海、李光中、杨子达等人。会议听取了乐昌、宜章党组织负责人李光中、杨子达等人关于乐昌、宜章和湘南的情况汇报,分析了湘南的形势。决定湘南暴动的第一把火从宜章点起。当时,宜章守敌虽然兵力薄弱,但因城坚难攻,如硬攻,势必造成大的伤亡;如久攻不下,又会引来敌之援兵。为打好湘南暴动的第一仗,朱德多次主持召开军事会议,研究制定攻取宜章的作战方案。会上,指挥员们发言热烈,主张派主力部队,直接攻城的有之;主张派小部队“引蛇出洞”,而后加以歼灭的有之;主张围城困敌,逼其投降的有之……

2

图为重建后的文奎楼。(欧伦彬 摄)

  朱德边认真听着大家的发言,边在屋内踱步思考。当他听到有人提出“派一支小部队,装扮成赶圩场的群众,混进城去来个里应外合”的建议时,马上有了主意,很有把握地说:“同志们,宜章城没有正规军驻防,500 民团不过是群乌合之众。 ‘杀鸡焉用牛刀?’依我看,可以不费一枪一弹,拿下宜章城”。

  接着,他又在众人一片惊奇的目光下给大家分析了四个有利条件:一是军阀正在混战,蒋介石同唐生智正在湖北酣战,湘南地区的敌人势力较弱。二是时值年关,地主豪绅逼租逼债更甚,贫苦农民同地主豪绅间的矛盾更加尖锐。三是我们的部队经过了补充和休整,战斗力大大提高。四是胡少海同志出身豪门,投身革命后未公开参加过本乡本土的斗争,身份尚未暴露……

  1月11日上午,朱德率领起义军按原定计划从杨家寨出发,浩浩荡荡向宜章方向开进。出发前,在大坪杨家寨对门的王家背夫举行欢送会,有许多群众都参加。朱德在会上讲了话,他除了鼓励大家要打倒军阀,打倒地主豪绅,争取农民翻身之外,还感谢杨家寨父老群众对他们的关怀与热情招待。待革命胜利后,一定会好好感谢杨家寨的人民。参会送行的群众依依不舍,不少人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当时部队是由宜章来的共产党员陈东日带引,兵分两路进发,胡少海带一路由梅花秘密进入宜章境内的迳口;另一路主力由朱德、陈毅带领进入宜章境内的莽山洞,最终两路人马打着范石生部一四〇团的旗号,分两批先后大摇大摆地开进城内,一枪未放就智取了宜章。

  据《谷子元革命回忆录》和《中国共产党乐昌地方史》记载,部队临走时,朱德曾向村中族老杨梅、杨学钦等上层人物提出建议,要他们自己烧掉几座炮楼和一些杂房,以迷惑敌人,避免敌人以“通共济匪”的罪名来破坏大坪杨家。他们不同意。他们认为,村落地形险要,防守严密,有炮楼,有碉堡,村中各个巷道有栅门,又有几十支步枪鸟铳,估计国民党政府不敢贸然来袭。朱德看到他们这样偏执式的自信,曾感叹地说:“这次不烧,今后恐怕连个厕所都难以保住。” 

  果然不出所料,1928年7月,当地的土豪劣绅如邓光汉、华澍甘等控告杨家寨“藏匪”、“通共”,国民党韶州公署专员李上达接到广东省政府命令后,指令乐昌县县长刘应福组织兵力进行“清剿”。7月25日,“清乡团”一进村,便掳财劫物,见人就杀。如杨洽沛、杨镇藩被枪杀在寨脚下,杨大春的祖父杀在屎缸(厕所)里;杨民生的伯父杨鼎勋被杀死于寨脚的菜园旁;杨香泮的出嗣继母余氏带着小孩二人被活活打死;对稍有反抗情绪的村民执行就地枪决。仅敦仁斋和克周公谷仓门口,就处死几人。事后统计,共打死村民30多人,打伤80多人,俘捉70多人,烧毁房屋500多间,造成200多户500多人无家可归,无房可住,他们流离失所,无处安身,当乞丐的亦有之。使杨家寨村遭受了一场空前的劫难。1928年是戊辰年,村里人称之为“戊辰惨案”。

  可是,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烧杀抢掠,并没有吓倒杨家寨人民,他们擦干眼泪掩埋了亲人,继续勇往无前地支持革命。在重建家园时,村民一方面对国民党反动派恨之入骨,破口大骂,一方面又无不自嘲地唱着新编的歌谣:“我们广州十三行,越烧越排场。”“戊七二十八,寨下烧的阔。地痞抢浮财,兵丁乱烧杀。野火烧不尽,春来又复发。从此烧过后,子孙永远发。”可见,杨家寨人民心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不屈不挠地坚定地跟着共产党,为推翻腐朽、堕落的国民党反动政府继续作出自己的贡献!

3

图为被烧毁后的白围楼一角。(欧伦彬 摄)

  杨家寨军事会议,在湘南起义史上是一次极其重要的会议,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如果没有这次会议,就不可能取得  夺取宜章的胜利,尔后整个湘南起义也不可能有势如破竹的顺利发展。由于杨家寨军事会议制定了正确的战略决策,从而揭开了湘南起义的序幕。

 

  作者简介

  欧伦彬,乐昌市博物馆馆长。出版了诗集《踏梦而去》和文艺作品选集《艺苑情愫》。主编了乐昌10多本书籍和刊物。系广东省作家协会、广东省戏剧家协会会员,乐昌市第八届、第九届政协委员、乐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韶关市散文诗协会副会长。先后被评(聘)为韶关市韶文化研究员、韶关市文艺带头人、韶关市“育鹰”工程人才培养对象、乐昌市首届“敬业奉献”好人、乐昌市第七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广东省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工作“敬业奉献”文物工作者和广东省宣传文化能人。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南粤古驿道网,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何洛曦 杨澍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