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山大学大瑶山武水演习林场缅怀抗战教育历史
2023-10-11 上午 12:00   作者:南粤古驿道网特约通讯员 何昆亮   
分享

  抗战烽火中的中山大学武水演习林场在乐昌市区近郊的后洞森林公园边。

  乐昌人大都知道后洞森林公园——登山、吸氧、休闲的好去处,出城7公里可达。这里海拔400米左右,林木森森中有山间水库,龙泉清溪,经密林过滤的空气分外清新,山风特别清凉,徒步者络绎留恋其间,却不知翻过后洞山顶还有一处胜地——原国立中山大学武水演习林场,抗战时期中山大学森林学系的教学科研基地。

  穿过后洞森林公园,在阔叶林和针叶林交织的盘山道上蜿蜒7公里,到达山顶,路面海拔610米,下降3公里便到达群山环抱的细梨坑,这一片林海山峰是徒步和骑行者的乐园,不仅是因为优美的大瑶山风景,穿行林间常可见到美丽的白鹇——广东省的省鸟——在路旁踱步在枝头掠过,更有丰富的抗战教育历史遗存,这里已建成为华南教育历史研学基地、广东省自然教育基地,非常值得人们去徒步、骑行,去缅怀这段值得纪念的抗战教育历史。

1

图1  乐昌峡中的中山大学武水演习林场——细梨坑

2

图2  华南教育历史研学基地之一——细梨坑,距乐昌市区约13公里

  真的是不说不知道,翻阅史料,原来,乐昌人似熟非熟的这一大片林海青山竟是华南国家植物园、华南农业大学的前身,也是华南教育历史研学基地重要节点之一。

  《乐昌县志·大事记》记载,“民国26年,中山大学在乐昌县沿溪山建立演习林场,后迁细梨坑。”

  《乐昌茶业简史》(乐昌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协会编)记载:“抗日战争时期,广东省会广州的重要机构和高等院校向粤北山区疏散转移,暂迁到坪石的中山大学于1937年在乐昌林区兴建演习林场,场址先设在九峰沿溪山,后来迁到大源细梨坑,负责人是中山大学林学系主任侯过教授。”

3

图3  细梨坑展馆里陈列的武水演习林场负责人侯过教授像

  中山大学校史、华南农业大学校史记载了这一段历史。

  1935年,国立中山大学农学院森林学系主任侯过先生率部分师生在乐昌创办了武水演习林场和沿溪山演习林场,营造杉木林、种植油桐和进行香菇繁殖试验,并为农学院森林学系和农林植物研究所的师生提供教学、实习实践和科研活动的场所。前者即如今的华南农业大学,后者即如今的华南国家植物园。

  1938年,国立中山大学在粤汉铁路永济桥车站对面的莫家寮购买中龄杉树林地635亩及车站附近的细梨坑荒山5000亩,作为扩建场地。

4

图4  1930年代的武水演习林场地图

  1940年战局暂时稳定,国立中山大学从云南迁回乐昌坪石,武水细梨坑演习林场再次复办,并实施五年“植桐计划”,造林种植以油桐树为主的经济林,短期收益,自力更生,场部设在细梨坑半山腰上。至1944年共营造油桐树林面积达1200亩。侯过主任、蒋英教授、梁宝汉教授等教师每年都带领学生到武水细梨坑演习林场实习,采集植物标本并参加植树活动,广植经济林树种。时任演习林场技术员佐兼农学院森林学系讲师的徐燕千也一直坚持在林场工作。

  这一段历史,抗战烽火中的林业科学高等教育历史,在细梨坑的国立中山大学农学院演习林场旧址展馆里有较为详细的展览。

5

图5  细梨坑展览馆有中山大学农学院武水演习林场的历史沿革

  1943年编印的《中山大学现状》记载:本校演习林有二,俱在乐昌。一名九峰燕居山(编者注:今称沿溪山)演习林,一名武水演习林,前者开办于民国二十五年,停办于民国二十七年,广州沦陷之后;后者开办于二十七年春季,旋因广州失守而停顿。民国二十九年本校迁回粤北,武水演习林因交通管理之便利遂恢复业务。而燕居山演习林,因为经费无着落,没有复业。武水演习场位于乐昌治之西北,即粤汉铁路永济桥车站两岸之荒山。林地为莫家寮之杉木和细梨坑之桐杉木。演习林场办事处设立于细梨坑,建有办公楼和宿舍各一座,长驻林工16人。莫家寮森林面积约400亩,尽属杉木约七八万株,细梨坑森林面积约3000市亩,属桐杉林。

  从1940年至1944年共营造油桐林1200多亩,其中部分已开花结果,开始有经济收入。眼见发展前途大有希望,不料战局恶化,1945年1月乐昌沦陷,惨淡经营已有收益的油桐林及其它经济林全遭日寇烧毁。

  中山大学的林学家为什么要大力种植油桐树,华南农业大学吴永彬先生说:在林学专业中,油桐是指大戟科油桐属(Vernicia)树种,在我国油桐属有千年桐(V. montana)和油桐(V. fordii)两种,千年桐也叫木油桐,油桐因结果早,又称三年桐。它们都适合华南地区栽种,我国中部和西南部以油桐为主,华南则以千年桐为主。从种子榨油这方面衡量,两种树都同样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英国植物学家E.H.威尔逊(1929)在《中国——园林之母》(胡启明译,2015)中记载:“中国最重要的产品之一为桐油,产自油桐属的两个种的种子”。由这两种油桐树的种子榨出来的桐油,是二十世纪初中国的主要出口产品,威尔逊先生在其书中,详细介绍了他在中国中部和西南部的调查数据:“桐油的贸易非常大。1900年从汉口出口量为330238担,价值白银2559344两,至1910年上升至756958担,价值白银6449421两。”吴先生这段话阐释了中山大学在烽火中育成油桐经济林的重大意义,国立中山大学农学院在烽火中实施“植桐计划”,正是为了获取宝贵的外汇从而支援持久抗战。日寇入侵细梨坑烧毁油桐林,也是妄图破坏中国的持久抗战。

  目前,场内还有许多林地零星分布因油桐树果实遗留下来的种子发芽而生长起来的次生油桐树林。

  当年的武水演习林场曾留下了不少著名农学家、林学家、植物学家的足迹,一些专家教授在建国后成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在细梨坑的国立中山大学农学院演习林场旧址展馆里可以了解到这些大师的事迹,还可以看到许多难得一见的珍稀植物标本。

6

图6  细梨坑展馆里也有一面“院士墙”——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陈焕镛、丁颖、赵善欢、蒲蛰龙等人曾踏足这里

  农学院院长丁颖是我国现代稻作科学的奠基人,曾成功选育出世界上第一个水稻“千粒穗”品系。丁颖教授1955年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首批学部委员,历任华南农学院首任院长、中国农业科学院首任院长。陈焕镛1919年毕业于哈佛大学树木系,1928年任教于中山大学农学院,1954年任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研究员、所长,1955年选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昆虫学家赵善欢1933年于中大农学院毕业并留校,赴美留学后又回来任教。抗战胜利后,赵善欢被北京大学和台湾大学借聘,并出任华南农学院院长。害虫生物防治专家蒲蛰龙1935年毕业于中大,在美国获博士学位后归来执教农学院,后任中大生命科学学院院长。赵、蒲两位教授同在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在农学院任教的还有中国近代土壤学先驱邓植仪教授、著名植物学家蒋英、昆虫学家张巨伯等。

  抗日战争时期,华南地区的国立中山大学、培正培道联合中学、岭南大学农学院、省立仲恺高级农业职业学校、省立广州高级工业职业学校、国立华侨第三中学等院校,受战火影响,纷纷内迁至坪石以及乐昌河南水、张溪桂花村、长来贝兴村、北乡上丛村等地继续办学兴教。保留了华南教育的火种,谱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战火烽烟中坚守办学的历史,彰显了民族气节和文化抗战精神。

  通过国立中山大学当年创办武水演习林场的史实和师生们迎难而上、艰苦创业的历程,以及在战火和流离中坚持科研、教学、采集标本和造林实践等生动事迹,能够在新时代广大师生中传承和激发爱国主义情怀、严谨求实的科学思想和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精神,激励和鼓舞他们主动投身新时代、担当新使命、展现新作为、创造新业绩、在大国崛起、民族复兴之路上谱写出自己的绚丽篇章。

  昔日细梨坑演习林场的办公楼和宿舍即将完成复建,必要的旅游设施已经建好,可以接待60人住宿。

  而今去细梨坑研学基地有三条路,都是徒步和骑行的最佳路线,一是从乐昌峡左岸公路8公里处原粤汉铁路永济桥车站附近上山,这是当年中山大学师生行走的山路,如今可以通行中巴车;二是经后洞森林公园翻越海拔610米后洞山下去细梨坑;三是从狐狸坪村翻过山脊到细梨坑。

7

图7  这片山上还有许多林地零星分布因油桐树果实遗留下来的种子发芽而生长起来的次生油桐树林

8

图8  通往细梨坑的徒步山路

9 

图9  一路浓荫的骑行路

10

图10  当年从永济桥车站上去细梨坑的山路,如今可以通行中巴车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南粤古驿道网,欢迎转载。)

责任编辑:周文娟